小叔强奸大嫂

  学妹…噢…不…应该称她一声大嫂吧!

  大嫂165公分纤细的身材完全感觉不出来是一个孩子的妈,白皙的皮肤配上一双修长的美腿,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想入非非……但她是我大哥的女人,而且是我好朋友的妻子,所以我不应该对她产生遐想…否则就对不起自己兄弟了!

  大哥的事业虽然如日中天,但在背后却也得罪了不少的同行。

  有天…我们的货柜在海关被扣留,好像是有大批的海洛因藏在我们进口的货柜中。

  那天起,大哥被因负责人的身份遭羁押,而公司也遭到检调搜索查封…这一切,我相信大哥是被陷害的。

  我们好不容易将大哥保释出来。

  那晚,大哥做了一个决定……「你们听好…」我知道是谁在背后陷害我们公司,如果消息来源正确的话应该是xx公司的疯狗,他的政商关系太好,我们要正面打赢他可能不太容易…我决定要动用黑道的势力黑吃黑……你们还愿意留在公司的就留下,不愿意的我会给你们不错的待遇遣散…大哥气愤的说着。

  我们都愿意跟着大哥同甘共苦,毕竟我跟阿龙,阿明这几年能吃香喝辣都多亏了是大哥辛苦的提拔,这个时刻我们怎么能离大哥而去呢?

  大哥:「谢谢你们了,飞扬,我有件事想拜托你,可不可以帮我护送老婆和孩子离开台湾到加拿大去呢?

  我不想让他们在台湾经过这些腥风血雨……」隔天我和阿明陪同大嫂和小少爷到了机场,阿龙留在台湾帮忙大哥。

  临走前大哥交代我们要好好照顾大嫂跟小少爷,不需要担心台湾的事!

  就这样我跟阿明陪同大嫂小少爷来到了加拿大。

  到了加拿大我们住的房子是临时租的,空间不大但至少可以让我们有个容身之地。

  这房子只有两个房间一卫浴一个客厅,而且他的卫浴是装设在主卧房内,这样怎么分配房间都很怪…是要我跟阿明到大嫂房间洗澡?

  还是大嫂来我们这洗?

  最后大嫂决定「飞扬,主卧房给你跟阿明,你们两个男生睡大一点的房间才不会太挤我跟宝宝就睡隔壁这间,不然也怕你们进出房门会吵到宝宝,要用卫浴再到你们那吧!」

 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,我真的很想回台湾帮忙大哥,但又不能丢下大嫂独自在这陌生的国家……大嫂对我们也照顾有佳,早晚餐都靠大嫂料理,平时我和阿明还是需要到外面赚点生活费,毕竟大哥现在生活也过的辛苦,没办法持续供给这边的花费……这天,刚下班看见大嫂正在厨房做着晚饭,心想…如此贤慧美丽的女子若是我老婆不知该有多好,喔…不行…我不能再这样想…她可是我大嫂……但这眼前的美女可真是姚挑动人,我需要冲个澡清醒一下。

  来到浴室,好香…是大嫂刚刚洗完澡所留下的香气……我在也受不了这股欲火,我拿起大嫂在洗衣篮中的内衣,是大嫂的体香,如此的清馨诱人,我努力的吸气,想把大嫂这迷人的气味印在脑海里……接着我又拿起了大嫂的内裤套在我已坚挺无比的鸡八上,大力的摩蹭,幻想着和大嫂做爱的情景,终于我实在忍不住……我射了…我将大量的精液射在大嫂的内裤上,接着洗完澡走出门享受着大嫂精心烹煮的料理……晚上,我跟阿明租了一部恐怖片回来看,大嫂说他会怕,叫我跟阿明坐他两边,因为加拿大天气较台湾冷,我提议拿件被单来盖,三人就在沙发上盖着棉被看恐怖片。

  实在太诱人了…大嫂这身迷人的气息,不知不觉老二已经半天高了,还好有棉被遮住,我已经无心于恐怖片上。

  突然有一幕将大嫂吓到,大嫂整个人缩到沙发上,两双纤细的小手抓着我的手臂,头也紧紧的靠在我身上,而他的双腿缩到沙发上时,无意间顶着我那竖立许久的老二……大嫂好像没发觉我起了反应,还是紧紧靠着我,抓着我不放…疴…我快受不了……心想「大嫂,可不可以给我一次就好,真的好想用你的身体帮我出出火…」最后恐怖片结束了……抱着失望的心情到了浴室…再一次幻想着跟大嫂做爱的情景打枪……整夜我都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大嫂迷人的身材,一次就好…我想跟大嫂做爱!

  隔天,我请了假提早下班…一回房里就看见浴室的门关着,是大嫂,大嫂正在洗澡。

  昨天的欲火又重新的燃起,我到厨房拿了瓶酒回到房里,喝着酒,我就只穿一条四角裤躺在床上……今天不管如何,我要一定要好好操一操我这美丽的大嫂!

  浴室门一开,嫂嫂被我吓到。

  嫂嫂用浴巾围着上半身,一双美丽修长的美腿就在我眼前…好白…好漂亮…我上定你了……佩君:飞扬…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回家?

  我:大…大嫂…我想…我…可不可以让我上你……佩君:飞扬…你喝醉了?

  你休息一下吧?

  马上就可以吃饭了……我:佩君…一次就好…让我发泄一下吧!

  我要定你了……接着,我一把把大嫂抓起丢到床上,可怜的大嫂就像是一只小鸟般的柔弱,正等着我将他吞噬……大嫂原本围着的浴巾也顺势掉落,一附洁白的侗体就在我眼前毕露。

  佩君:不…不要!

  不要这样…我们不能这样!

  我不能对不起老公……我:老大在台湾…叫我好好照顾你!

  现在就让我好好疼你一下……「别碰我,我要告你强奸。

  你…不是人。」佩君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。

  「告我?这可是我家,在我家床上让我操了,你怎么说是强奸。」

  我毫不在乎地笑了。

  抓住嫂嫂她的双腿,用力分开她的腿,将阴茎放在嫂嫂的阴道口轻磨,压在她身上吻遍她全身,眼、耳、口、鼻、乳房、肚子、大腿,最后是樱桃小嘴。

  在热吻之中,我的阳具缓缓插入嫂嫂阴道内,两只手摸捏两只胀大的肉球……我加速地抽插着她的阴部,手一直摸她的丰满屁股、大腿,把她的一只腿放在肩上进行刺激一些的交合动作。

  嫂嫂躺在床上动也不动,如死人般,,她在喘息,大豪乳如波浪般起伏,下身有精液流出。

  而她张大了空洞失神的眼,汗水不断向两旁流下。

  大力一插,彻底占有了她,然后两手扶着她的腰,一下接一下挺进,看着她的两团大圆肉地动山崩似的抛动……她想挣扎,却浑身没有气力!

  我把嘴凑到嫂嫂的耳边说:「我要射在佩君你里面了……」「不要不要啊…」嫂嫂乞求一边被我的大几吧捅的不断符合着我。

  这时我终于达到了高潮,对嫂嫂的阴道进行猛刺,嫂嫂也疯狂的喊着。

  「啊!

  佩君…我要射了…啊…」我的精子随着阳具的最后一炮,全部涌进了嫂嫂的子宫。

  真是太爽了,嫂嫂虚弱的躺在我的怀里。

  佩君两腿张得开开的,我只见一股白稠的精液缓缓从嫂嫂的两片泛红的阴唇之间流出来,那是我干嫂嫂射出的精液……事后,嫂嫂狠狠的跟我说:你知道你这是强奸吗?

  为什么…为什么要强暴我…为什么…我不想看见你…你出去……真的很对不起嫂嫂…酒醒后我才发现我犯了如此大的错误…我要怎么面对大哥…怎么面对嫂嫂……我赤裸着身体呆呆的站在床边望着大嫂,我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愧疚与自责…天哪…我怎么会如此冲动…我对不起了大哥、大嫂……大嫂无助的拉起浴巾,全身卷曲在床上,黯然地低着头落泪,哭泣……而床单上尽是刚刚用大嫂身体泄欲后所留下的精液,凌乱的房间充斥着大战后所遗留的精液气味…就在我强奸完大嫂,来不及反应的同时,房间门被推开了。

  不…不会吧…是阿明…阿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,此时的我也不知要如何解释…他静静的望着大嫂。

  终于,阿明打破了沉默……阿明:刚刚的事我全看见了……佩君:为什么…那为什么你不救我?

  你大哥叫你们来保护我的?

  为什么你们要这样?

  我:对不起大嫂…你真的太美了……阿明:大嫂,来到加拿大两个月…我们都没碰过女人,每天跟如此美丽的大嫂你在一起生活,难免也会想要…想要跟大嫂做爱……佩君:禽兽…你们不是人……阿明:对不起了大嫂…我也想跟大嫂你做爱…让我干一次吧?

  反正我不是第一个了……佩君:阿…不要…不…走开…不要碰我…阿…放开我…阿…不…求你…不要这样……此时阿明已冲动得把自己的短衬衫及长裤,以最快的速度脱掉,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裤。

  阿明脱掉衣服后,一把冲上床去抱住大嫂,将大嫂放在床上,他的人也跟着扑到大嫂的身上,紧紧的抱住大嫂亲吻起来。

  大嫂这时的神情开始变得有点迷糊,她望瞭望我,眼泪哭了出来,摇了摇头︰可不可以放过我?

  我什么都给你们看过了…也摸过了…可不可以不要在上我了…放过我好吗?

  辛玮…救我…老公…老公…救救我…玮…玮…救救我吧…大嫂努力的呼救着大哥…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,就只有两匹被兽欲洗脑的野狼,哪会有人来救她呢!

  听见大嫂这撕裂般的叫声,似乎刺激着阿明身上的所有精虫,阿明兽性大发…他用力的扳开佩君的双腿……他将大嫂的右小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毫不客气的向前用力一刺…整只老二瞬间没入佩君的小嫩穴里……一下又一下,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抽插着大嫂的美穴,随着阿明的进出,我也看见了我刚刚射在佩君穴里的精液不断的随着节奏流出……佩君:不…痛…好痛…快住手…快住手…不要在这样好吗…拜托你们…放过我…放过我好吗……阿明:飞扬呀!

  你的精液还真不是盖的…正好给我滋润滋润大嫂的小穴,真感觉不出来是有一个孩子的妈耶…这阴道还是如此的紧…大嫂…你的穴好紧好紧,夹的我好舒服…好嫩的美穴唷!

  佩君:放开我…你这只狗…不要脸……阿明:佩君呀…好好享受吧!

  痛苦也是一次,快乐也是一次!

  让我带你上天堂吧!

  哈哈哈…你今天是跑不掉的…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大哥女人的滋味吧!

  我(飞扬):阿明…够了…你强奸大嫂,上归上…不要在用言语污辱她了…阿明:干…你不要在那假清高…一开始也是你先强奸佩君的…在旁边乖乖看我怎么调教我们这位迷人的「大嫂」等我爽完在换你上……今天我们兄弟俩,要好好奉行大哥的旨意…好好照顾我们的大嫂佩君!

  佩君:你不是人……看我怎么操死你…阿明狠狠的对大嫂说,接着大力大力抽着大嫂的美穴…阿…阿…阿…阿…阿…不要……放过我吧…阿…阿…阿…阿…阿…要在这样……救我…老公…救我…不…阿…阿…不…不要…放过我…救我…老公……整个房里充斥着大嫂绝望的叫声,大嫂努力的呼救,但这样却只会更进一步勾起我们犯罪的欲火…阿明像是一头猛兽般在吞噬着佩君……佩君叫的大声,他就插的大力…好像要把大嫂杀了一般…每一下都顶到大嫂的子宫最深处……「呜…好像快要出来了……」子宫似要被捏碎似的,佩君不断地呐喊着,阿明任意在她的肚子里莽撞地攻击着,佩君对那难以言喻的痛苦狂乱疯狂地扭动着身体。

  「啊…啊…这样做的话…要出来了……」满身血液沸腾羞红的大嫂不停地扭动身子,阿明不断地攻击着阴部的深处,终于使大嫂到了被强暴下的最高潮。

  体内充满白浊的精液,佩君不停地发出撕裂的叫声。

  阿明的火热精液充份地发泄在大嫂的体内后,她就好像海中的垃圾污垢般被丢弃在一旁……阿明完事后立刻起身去淋浴,而大嫂就像是一具尸体一动也不动,无奈的躺在床上…静静的看着自己红肿的下半身……有自己被强奸的淫水和我跟阿明发泄后所遗留的大片精液,精液中还夹杂著不少的血丝,有如处女刚被破处般的无蛀洞人……阿明:大嫂,你真的太美了!

  让大哥一个人享受实在太可惜了…未来的日子里,我会让你每天都快乐的…哈哈哈!

  佩君:你们…太过分了…你们不是人……趴卧在床上的佩君,阴道口仍流着我和阿明的精液,房间内充满了三人的淫臭气味。

  我(飞扬):大嫂,大哥这趟要我们保护你和小少爷出来避难,但他给我们的钱真的少的可怜,还必须我和阿明出去兼差才有办法养活这个家……你平时也不需要出去奔波,就用你的身体来补偿我们两个就好了!

  我们在外辛苦赚钱,你总该提供你的肉体给我们爽一爽放松一下吧!

  阿明:哈哈…飞扬,我还以为你多君子勒…想不到!

  哈哈…你这提议不错!

  这样就可以家庭分工了!

  我们提供劳力,佩君大嫂你提供肉体,这样我们就可以快快乐乐在加拿大生活了!

  佩君:你们这样子对的起你们大哥吗?

  我是他的女人,你们却强奸我……阿明:当初大哥再大学追你的时候,也是靠我们才追到的呀!

  一个美女让她上了那么多年,我们只是拿点利息罢了!

  佩君:我要回台湾了,你们这两个禽兽……阿明:你走呀!

  明天开始小少爷会跟着我去上班,晚上睡我们房间,如果你想看儿子就先陪陪我们两个吧!

  哈哈哈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