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村长强奸的妻子

  「阿林又走了快一年了……」

  小萍心理盘算着。阿林和小萍结婚已经有四个年头了,从小萍二十岁嫁给阿林以后,阿林对小萍的确是宠爱有佳。实际上,在这个并不是很富裕的山村里,阿林和小萍的生活也算是不错的,但阿林执意要给他的爱妻更好的生活,于是在婚后的第三个年初就和村里的壮男们加入了打工的热潮之中。

  已经出门两年了。这其中,只是上一年的年底才回来过,小萍不禁想起上次丈夫回来后的缠绵,脸红了。小萍和阿林结婚后,新婚夫妻,如鱼得水,当然小萍也体验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幸福,虽然知道丈夫的辛勤是为了他们能有一个更好的生活,可是,当天空只剩下星星与月亮做伴,耳畔只留下一片寂静时,独抱孤衾,她还是会难忍孤寂。 〔他快回来了吧,又快到年关了。〕

  小萍心喜地盼着丈夫在年关上能回家,即看看自己牵挂已久的爱人,也能慰籍自己压抑许久的渴望。似乎人就是这样,越是接近要得到的东西,那得到之前的忍耐就越是难熬。这些天,每夜,小萍都会在梦中和丈夫相会,每到那最想要激情到来之时,她都会从梦中惊醒,随后而来的就是漫漫的无眠……她不断地安慰自己,快了,快了,他快回来了,他快回来了……

  那天,空中飘着雪花,一片片地,小萍想,那也许是上天给大地的礼物和爱意吧!当然,就在这时,她也被一个声音从那想象中惊回到窗前。

  「小萍,你的信。」

  那是村长的声音。村长在阿林不在家的时候,不少照顾小萍,所以小萍对这个声音是相当的熟悉。小萍拿到了信,看了看封皮,是阿林的笔迹,她的心不由的加快的速度,

  〔是他要告诉我什么时候回来吗?他什么时候到家?〕村长说话了:

  「我到镇里,到邮局取东西,正好,邮局有你的信,他们刚要送过来,我就顺便给你带回来了。」

  小萍哪有心思听村长说这些,她迫不急待地拆开了信,的确是她丈夫写的。可是,信中的消息却让她燥动的心如同在三九天泼下了一盆冰冷的水,再也热不起来了……小萍的眼框一下子就湿了,虽然她忍着,忍着,可还是让经历过风霜的村长给看出来了。

  「怎么了,小萍?是不是有什么事?」他关切的问。

  「没……没什么,阿林他说:〔年不回来了,年底好挣钱,他挣完这段,再回来。

  「唉……这个阿林呀,怎么说,大过年的,也该回家呀!」

  村长好意的说着,可是,因为小萍的伤心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,村长在说话时,眼中露出了一种兴奋的光茫。这些天的前熬似乎还是继续下去,小萍叹了口气,又起她的雪花来。

  村长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,他和阿林也能算是远房的亲戚,所以总是帮着小萍做一些一个女人不能做的事情。久而久之,看然小萍那青春洋溢的脸蛋,再看自己的糟糠之妻,心中怎么也提不起精神。他觉得小萍真的是太吸引他了,他有时都快抑制不住自己去强暴小萍,可是他又不敢那么做。

  小萍在煎熬,村长也在煎熬。今天,他看到小萍得知阿林不回来的反应,他知道,他的机会来了,是的,终于来了。一个女人,尤其是初尝云雨的女人,这么长时间的忍耐,一定会很难的,他确信自己的判断。回到家,他的脑中充满的全是小萍的丰乳和翘臀,还有那苗条的纤腰……

  他等待着,等待着太阳的下山,这一天,他觉得分外的长,终于,天渐渐的暗下来了,可是由于有雪,还是显得那么的亮。他终于等到了手表的指针越过了十一点的位置,他悄悄的溜出了家门,往小萍家的方向走来。

  这时的小萍,刚刚要入睡。可怜的她已被丈夫不回来的消息折磨了一天。晚上她觉得自己的需要还是那么的强烈,不由得怨恨起阿林来。可是想着想着,就感到阿林的手象是在她的身上抚摸,啊,从脖子,到肩膀,给她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。

  「阿林,摸我的乳房,你看看,是不是没有你的耕种,她已经变得枯萎了?」

  她自己的手在自己的乳头上抚弄着,捏掐着……手掌在不断的下滑,滑过她光洁的小腹,到达了那一片黑黑密林的所在。她找到了那条肉缝,她们已经为阿林的手打开了道路,大大的分开在两旁,露出了最能让小萍销魂的那颗豆豆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小萍又手指夹着她,上下的抚动,她知道她已经做好了准备,等待着阿林的进入。可是,她需要阿林的进入,去开拓那封闭已久的道路,她把自己的手拿开了,泪流了下来,强忍着,闭上了眼睛。就在她这半梦半醒之间,听到有人在敲窗。

  「当……当……当……」可是没有人说话。又是一阵的轻轻的〔当……当……当……〕,小萍起身,走下地来。她虽然年轻,可是已为人妇的她还是知道半夜敲窗会有什么后果的。

  「谁?」她问。

  「我,村长。」

  「有什么事呀,村长?」

  「你开门,有事。」

  「明天在说吧,太晚了。」小萍低声的说着。

  「你开门,是阿林的事。」

  小萍一听是阿林的事,就急忙地打开了门。村长一看门开了,一下子就钻进了小萍的屋内,并飞快地打门给关上了。小萍一惊:

  「村长,你有什么事?明天在说吧!」她颤抖抖地说。可村长并没有说话,一下子搂住了小萍,说:

  「你不想男人吗?我来了,我来帮你。」

  小萍反抗着,可是她不敢大声的叫,因为这时如果邻居来了,她就是有口也说不清楚。她只是用力的推着村长,反抗着。可村长是什么人,他是一个风月场上的老手,他抱住小萍后,一下子就攻占了小萍的双乳,小萍在自己自慰后,那双乳还是傲然地挺立着,这一经村长的挑拨,更用力的站起来了。村长用力地吻着小萍的脖子并低声地说:

  「我要干你,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!」

  因为他知道,一般的女人在亲吻和淫语下是会动情的。他的另一只手,开始挪到小萍的嫩滑之地,手掌轻轻抚着她的阴门,忽而用手指分开那两片大阴唇,忽而又把自已的中指夹在当中,让那两片大阴唇紧紧地盖住自己的手指。本来就欲火未熄的小萍经村长这样的挑逗,反抗渐渐的停止了,变成了一种骚动的扭曲。她的呼吸重了,她的思维渐渐地模糊,只知道,这是一个男人,村长那成熟的男人的味道,是吸引她最有效的春药。

  她开始发出了〔嗯……啊……〕的声音,村长知道,小萍已经动情了,他自己渴求以久的事情终于要能实现了,他更加买力的挑起小萍的情欲。小萍的淫水已经不仅湿透了她的阴毛和村长的手掌,甚至连自己的大腿上都已经便布淫液……

  似乎,小萍把自己这一年来压抑的欲望此刻借着自己的水,表达出来。村长看到小萍已经闭上了眼睛享受这一切,她飞快而又纯熟地脱去了小萍仅有的衣衫,小萍似主动的动着身躯,村长也不在犹豫,把小萍放倒在了床边,自己的唇,贴在了小萍那已经如洪水泛滥的动人之处上……

  村长把他柔软的舌头贴在了小萍那早也泛滥洪水的私处上,其实也不用村长再做什么温柔的挑逗,小萍的汁液就已经加倍的、放肆的、尽情的流了出来……

  村长品尝着这个饥渴以久的少妇的琼浆,发也了〔啾……啾……〕的声音,小萍早也被自己的欲望折磨得没有了自己的神志,只知道那是个男人,是一个能给自己解脱的物件,她的脑中没有了是非,没有了条理,只是知道自己的欲火在不断的高涨,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飞翔……没有了压抑,没有了世界,小萍不加控制的发出了久违的呻吟,伴随着越来越重的喘息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村长更不是等闲之人,他了解女人,虽然屋内光线暗淡,可是借着窗外那白雪的晶莹,还是可以看到小萍那毛发之上闪着那诱人的光芒……

  这时的村长,不能让小萍有恢复清醒的时机,他知道,要尽快的占有这个少妇,一旦两个人结合,那她想反抗也来不及了。于是,他飞快地把自己早已处于备战状态的家伙放了出来,直挺挺,硬棒棒,他也不等小萍的帮助,对准她的门户就进行攻击……

  小萍的阴户早已是淫汁满布,而且那守卫少妇贞洁的卫士早已经在迎接那神殿的新主人,虽然紧凑,但也不是不能进入……

  村长把自己的龟头顶住小萍的入口,一下子,全根而入。小萍忽被这猛来的满胀激醒了似的,可刚有动作,就被村长随之而来的抽动带来的酥爽淹没了。

  小萍不自主地抱住了村长的腰,自己的下身迎着村长的冲撞迎接着,似乎让村长的每一下,都能顶到自己身体的最深处,她的呻吟变成了更大声的叫床,村长把自己的舌头交给小萍,于是在两个人交媾的声音之外,又有了〔唔……唔……〕的声音……

  小萍也是忘情的品尝着这个在自己嘴中的佳品,身体随着一下下的冲击,在奉献着自己分泌的玉液的同时,也把自己的口水和村长的口水交织在了一起……

  已经没有男人滋润一年之久的小萍,下身的紧握程度自然可知。村长虽然在自己妻子那如高速公路宽敞的道路上能跑上个半小时,可是在这如处女的羊肠小道上,随着摩擦温度的提升,自己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强,忽然他感到自己的阳物似被小萍的身体烫了一下,里面变得更加的温暖和湿润,小萍的阴道如同婴儿的小嘴般,一劲的吸吮自己。

  而这时的小萍,杏眼微闭,面似红潮,早已无法言语,身如软泥,娇嫩无比,自己就再也无法忍住自己下体传来的强烈刺激,把自己的种子全布向那等待着孕育生命的土地。小萍被这种炽热有力的精液一烫,〔啊……〕又来了一次高潮……

  也许时间过得很快,在小萍身上休息的村长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他只存在了交欢后的美妙之中,他终于征服了这个美艳的少妇,还在她的身体里留下了自己的痕迹。他也知道了偷情竟是这般的神奇,而且,身下这个女人竟是这样的尤物

  小萍高潮过后,渐渐地恢复了自己的清醒。她感到很重,是一个人,不……是一个男人,虽然那肿大的东西已经变小,可是她还是能感觉到,他在自己的身体里。小萍一下子惶恐地推开了那个还是她身上的人,眼泪流了下来……

  「啪……」一个嘴巴让还沉浸在美妙中的村长也清醒了过来。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你怎么这么……我怎么向阿林交待?你……」小萍忽然失声。村长让这忽来的一下子也打愣了,可毕竟村长是个经验老道的人,他说道:

  「事情已经发生了,小萍,我是忍不住,你实在是太漂亮了,所以……」

  「再说,你不说,我不说,谁又知道呢?更何况,你不也是体验到了人生最美妙的?」

  小萍一手捂着自己的酥胸,一边低着头哭泣着。可是坐起来的身体,村长在她的两腿之间,却看到了,他那一股淡白的液体正从小萍的两腿之间流了出来。这一下子又刺激了村长,他的小弟弟一下子就又〔怒发冲冠〕了,于是,不由分说,再次把小萍按到了床上。

  已经颇为熟悉,小萍的身体自然也接纳了这个刚刚占有她的人。小萍没有了上次的激情,眼角流着泪,反正已经发生了,一次和两次又有什么区别呢?村长却是十分清楚,这次如果能让小萍再次屈服于自己的阳物之下,那他就有这个把握让这个娇美的少妇成为自己的情人……

  他用尽自己的本领,让这个为人妇不久的女人尽可能的体验到做为女人的快乐。九浅一深,还是左冲右撞,或是上顶下捣,各种办法,只为能让这个他刚刚征服的女人再次被征服。

  虽然头脑中充满了对丈夫的愧疚,但身体在另一个男人的抚弄下,却是不可能没有反应的。渐渐地,泪水流尽了,咬紧的嘴唇中发出了唔唔的声音,本来就充满汁液的阴道变得更加润滑,本来僵硬的身体开始扭动……

  由于刚刚发射了许多的子孙,村长这次变得更加威猛,也由于被这连续的抽插,小萍的阴道也放松了她对村长长枪的夹逼,小萍在村长的连续的变化攻击下,高潮不断,娇声连连,可是村长仍然威风依旧。

  「哥……哥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我……要……被你干坏了……哦……」

  「小萍呀,你看,我的棒子还是那么硬,要不你用嘴给我吸出来,我就放过你……」本来村长只是随便地说说,他在心里也没有想小萍有可能会给他用嘴,但是阳物进出小萍身体的速度却是加快了。

  「啊……我用嘴……你不要……再干我了……啊……我那……快被你……干坏了……我用嘴……」

  村长一听,这到是个意外的收获,因为自己的婆娘嫌脏,从不用嘴,这次没想到……村长立刻把自己蘸满了淫水的阴茎送到了小萍的嘴旁,虽然不想,可是小萍还是把他含入了口中。村长自然是欣喜万分,活了这么长时间,只用他插入女人,可是就是没有人那吃香蕉般吃过,还是年轻的女人开放呀,他不由得想回到年轻,再重活一回。

  小萍虽然含的不太好,可是和丈夫却是做过,因为真的怕被村长插坏,对丈夫无法交待,所以含的到也是认真。她也不能想到村长的阳物上的气味和那全是自己淫水的不洁。

  村长看到小萍把自己的阴茎吸到了嘴里,那种感觉真是女人的肉洞中所无法比拟的,不由得往前顶,小萍一下子被顶的有种想吐的感觉,可是嘴中却被村长的肉棒占满,于是只能用自己的娇手套住村长的阴茎根部。

  随着一下下的吸吮,小萍的小手不时的碰到村长的两个蛋蛋,村长在也忍不住了,一下子把他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小萍的嘴里。小萍想吐,可是村长的阴茎却死死堵住了她的嘴,来不及太多想,那一股股的精液,就只能咽进入自己的肚中。

  小萍完成了这次的任务。村长毕竟年龄也大了,虽然看着小萍那年轻娇美的身体有着无穷的欲望,可经过了两次的春宵,也已经是力不从心了。他让小萍早些休息,自己就溜回家了。

  完事后的小萍,放声的大哭起来。虽然想丈夫的温存,可怎么也不是和另一个男人的交欢呀!虽然自己欲火难平,可自己怎么也不是一个荡妇呀!可现在,她怎么对得起自己的丈夫呢?

  太阳出来了,可是泪湿的枕头却没有被这早起的太阳晒干。经过这件事情,小萍尽量的躲着村长。她怕见到村长,怕他又索要自己的身体,怕再次对不起自己的阿林,怕自己的身体再次背叛自己的思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