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母亲的处女

母亲的处女

  母亲的处女

  印象中小时候常有一个老人来我家敲门,但母亲始终不愿意帮他开门,久了之后老人也就没再拜访过,随着时光流逝,年龄成长的我,从亲朋好友可中得知,那个老人就是我的外祖父,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跟妈妈交恶了,亲戚还很惋惜的表示母亲以前跟她父亲的感情很好,但无论如何追问,就是没有办法得到答案;想想这也难怪,逢年过节除了去母亲的朋友以外,亲戚倒是都很少往来。

  家中只有我母子俩人,对于没有父亲这件事情,妈妈总是笑着说「是天上给她的礼物」这样带过,不过言谈中母亲常透漏出比较想要女儿的倾向,想也奇怪,虽然妈妈长相算不上非常漂亮,但也算是标緻了,但却一直没有异性来追求;某次在跟她老友聚会的时候,从朋友话里听出来母亲对男性有种厌恶感。

  虽然她有这种怪异的执着,但不影响母亲对我的态度,可能也是因为是自己的儿子吧,甚至还十分的宠溺,既然对我没甚幺影响,也就不去追究妈妈为什幺会变成这样;到了某次母亲的表姐来家里玩并住了一天,在就寝时间偷偷爬起来躲在门后偷听她们聊天内容的时候,才得知好像是外公曾经在妈妈少女时,有性骚扰过她,虽然似乎没真的发生了甚幺事情,但自小依赖外祖父的她心中烙下了一个极大的创伤,也就是为什幺母亲她不再相信男人。

  既然如此,到底那是哪个幸运的男人,让妈妈可接受并生下我?另一个疑惑一直困扰着我,可是我却不敢问这种问题,跟母姓的我唯一的线索就是母亲从小到大时常带我去做身体检查,几次在检查时趁母亲不在现场刻意问护士阿姨,是不是身体有甚幺问题,不然干嘛一直检查,经过几次探询之后,护士脱口而出是因为母亲担心我是试管婴儿出身,怕对我身体有不好影响,所以特别仔细留意我身体有无不好的变化。

  所以这幺说来,我是母亲自己区挑选基因,透过医学的方法把我制造了出来,为什甚幺她要这样做?是因为排除自己下半生的无聊?亦或是希望老了有所依靠?想到这里,钻牛角尖的我压根打从心里认为妈妈十分自私,虽然生出我,但是我所得到的却不是完整关怀,没甚幺亲戚朋友、也没父亲、祖父辈的长辈在我生命中也可说是一个空号!虽然有所不满,但对于母亲,也只敢把不满的情绪隐忍在心中。

  上了高中后,情窦初开的我开始努力结交异性朋友,几次偷尝禁果下来,发现自己有严重的处女情结,现在的时代很开放,到了高中的女孩,很多都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,让我大失所望,某天到家看着电视,见到母亲刚从银行下班回来,忽然心中一震,妈妈她生下我并不是因为透过跟异性的性行为,而是透过外科方式将授精卵植入体内的,那…母亲严格说起来,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…?

  意识到这点的我,看着母亲时心中不由得浮现一股心痒痒的冲动,但看到她穿着标準的女行员衬衫窄裙套装,黑窄裙下只露出一小截肉色丝袜美腿,保守的装扮实在让人没有多大的兴趣,可是那个情节却一直在我心中发酵,母亲就像嘴旁的一块肥肉一样,等着我去吃。

  「你干嘛一直看我?哪里很奇怪吗?」

  「喔,没有啦…妈妈…刚刚在想…妳的穿着似乎有一点点老气耶…」

  「嗯…?我才38岁耶,敢说妳妈老?」

  「哈哈…我是说穿着…穿着啦!又不是指妳本人…」

  「呵呵…上班要怎幺穿着年轻,这是制服啊,公司规定要穿的!」

  「我知道啊…可是妈妈这样穿真的很欧巴桑耶…」

  「吼~赶叫我欧巴桑?那你说要怎样才看起来年轻啊?」

  「呃…很简单啊,妈妈妳拿一个别针,将腰间的衬衫在背后捏起一些后用别针别住…妳去照镜子看看有腰身是不是比较年轻?」

  母亲疑惑地去找了一个小别针,按照我的指示动作,真的把水蛇腰跟大乳房衬托了出来,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她的身材那幺的好,接着他走到大镜子前,看了一下,转头说

  「耶~上半身这样看起来真的不错耶?但是搭配下半身有点怪!」

  「妳窄裙都快罩住膝盖了,当然不搭啊!妈妈可以将裙子往腰间内摺一点,这样让裙子短一点比较好看跟有精神多了!妳们公司有规定裙子长度吗?」

  「公司是没规定啦…」她边说着边将裙子自腰间往内塞,直到我说可以的时候,母亲的窄裙已经变成迷你窄裙了,到膝上20几公分,白皙纤细的丝袜大腿整个裸露出来,妈妈在镜子前面不停的扭动自己的腿,担心的说着

  「这样会不会走光啊…感觉好短喔…」

  「不会啦…哇…妈妈妳好正喔…正妹OL喔!」

  「哈哈…你刚刚吃糖吗?真的不会走光吗?」

  「我看一下!」

  接着我走到母亲身旁,蹲了下来,从斜下方各种角度往母亲裙底看,虽然是自己的妈妈,但那种若隐若现的神秘感,已经让我十分兴奋,忽然想恶作剧一下,蹲着时双手抓住母亲的脚踝稍稍往外扳开,头整个往上仰向母亲私处故意吹了一口大气,顿时她立刻往下蹲一点点,双手按着小腹,脸很红的对我说

  「哎呀,干甚幺你?乱来!」

  「呃…我…我只是想跟妈妈妳讲说,不会走光啦…要这样子脚张开,人头在正下方往上看,才看得到妳今天的紫色蕾丝内裤喔!」

  「那也用不着吹气!」

  「好啦…对不起嘛…玩笑开过火了!抱歉抱歉!」

  「你连母亲都敢调戏?」

  「对不起对不起!」这时候我已经跪在旁边,双手合掌的一直道歉,几分钟后母亲的怒气稍为消了,我笑嘻嘻的表示罚自己做家事一个月,妈妈才不追究下去,这时我转移话题问她这样的穿着是不是真的看起来比较年轻,母亲非常认同,她也觉得似乎改变一下穿着也满新鲜的。

  最高兴的当然是我,没想到这幺容易就让家中出现一个火辣OL?还以为需要伤甚幺脑筋才会有视觉享受,正当我窃喜着原来改变母亲的穿着就可以使得她变那正,忽然想到那幺下个月的万圣节变装派对,为了使自己对母亲的兴趣更为高昂,我一定要邀约她去。

  1星期后,某次吃饭时间我问母亲,要不要某天跟我参与一下亲子活动?她二话不说的爽快答应,也配合我请了假,几天后我跟她说是万圣节的变装派对,母亲才显得有点后悔想推辞,而我表示没有女伴,所已请妈妈将就点配合做我的女伴,母亲无奈已经答应了,也不好回绝我,只好抱怨的说「干嘛找个老女人当女伴这样不是很没面子?」我当然说「不会,而且变装打扮后,谁会在意年纪。」

  几天后我带母亲到道具服出租店,开始选衣服,我一开始装模作样拿了一些魔女、巫婆的衣服给她,妈妈笑着说太幼稚不要这些,心想也好险,万一母亲选这些衣服,我也要坚决反对说这些幼稚至不适合她;后来两人翻了翻图册上出现了很多性感护士服,妈妈很讶异的说现在万圣节怎幺会穿这个,我回答说现在只是好玩,没有规定一定要打扮成甚幺。

  挑了很久,最后母亲自己选了个女警察服装,大概认为这个已经算是里面看起来不那幺挑逗或幼稚的装扮了,但这服装却是一个超短的迷你裙,妈妈问我说这样可以吗,我当然说可以,租借回家后,母亲开始试装,最后在我的苦劝跟建议之下,愿意在那白皙的美腿上再搭配了一个黑色大腿袜跟黑色高跟鞋,看起来十分诱人,而我那天则是装扮成一个流氓,故意搭配母亲的角色。

  久草CMS整理

  印象中小时候常有一个老人来我家敲门,但母亲始终不愿意帮他开门,久了之后老人也就没再拜访过,随着时光流逝,年龄成长的我,从亲朋好友可中得知,那个老人就是我的外祖父,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跟妈妈交恶了,亲戚还很惋惜的表示母亲以前跟她父亲的感情很好,但无论如何追问,就是没有办法得到答案;想想这也难怪,逢年过节除了去母亲的朋友以外,亲戚倒是都很少往来。

  家中只有我母子俩人,对于没有父亲这件事情,妈妈总是笑着说「是天上给她的礼物」这样带过,不过言谈中母亲常透漏出比较想要女儿的倾向,想也奇怪,虽然妈妈长相算不上非常漂亮,但也算是标緻了,但却一直没有异性来追求;某次在跟她老友聚会的时候,从朋友话里听出来母亲对男性有种厌恶感。

  虽然她有这种怪异的执着,但不影响母亲对我的态度,可能也是因为是自己的儿子吧,甚至还十分的宠溺,既然对我没甚幺影响,也就不去追究妈妈为什幺会变成这样;到了某次母亲的表姐来家里玩并住了一天,在就寝时间偷偷爬起来躲在门后偷听她们聊天内容的时候,才得知好像是外公曾经在妈妈少女时,有性骚扰过她,虽然似乎没真的发生了甚幺事情,但自小依赖外祖父的她心中烙下了一个极大的创伤,也就是为什幺母亲她不再相信男人。

  既然如此,到底那是哪个幸运的男人,让妈妈可接受并生下我?另一个疑惑一直困扰着我,可是我却不敢问这种问题,跟母姓的我唯一的线索就是母亲从小到大时常带我去做身体检查,几次在检查时趁母亲不在现场刻意问护士阿姨,是不是身体有甚幺问题,不然干嘛一直检查,经过几次探询之后,护士脱口而出是因为母亲担心我是试管婴儿出身,怕对我身体有不好影响,所以特别仔细留意我身体有无不好的变化。

  所以这幺说来,我是母亲自己区挑选基因,透过医学的方法把我制造了出来,为什甚幺她要这样做?是因为排除自己下半生的无聊?亦或是希望老了有所依靠?想到这里,钻牛角尖的我压根打从心里认为妈妈十分自私,虽然生出我,但是我所得到的却不是完整关怀,没甚幺亲戚朋友、也没父亲、祖父辈的长辈在我生命中也可说是一个空号!虽然有所不满,但对于母亲,也只敢把不满的情绪隐忍在心中。

  上了高中后,情窦初开的我开始努力结交异性朋友,几次偷尝禁果下来,发现自己有严重的处女情结,现在的时代很开放,到了高中的女孩,很多都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,让我大失所望,某天到家看着电视,见到母亲刚从银行下班回来,忽然心中一震,妈妈她生下我并不是因为透过跟异性的性行为,而是透过外科方式将授精卵植入体内的,那…母亲严格说起来,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…?

  意识到这点的我,看着母亲时心中不由得浮现一股心痒痒的冲动,但看到她穿着标準的女行员衬衫窄裙套装,黑窄裙下只露出一小截肉色丝袜美腿,保守的装扮实在让人没有多大的兴趣,可是那个情节却一直在我心中发酵,母亲就像嘴旁的一块肥肉一样,等着我去吃。

  「你干嘛一直看我?哪里很奇怪吗?」

  「喔,没有啦…妈妈…刚刚在想…妳的穿着似乎有一点点老气耶…」

  「嗯…?我才38岁耶,敢说妳妈老?」

  「哈哈…我是说穿着…穿着啦!又不是指妳本人…」

  「呵呵…上班要怎幺穿着年轻,这是制服啊,公司规定要穿的!」

  「我知道啊…可是妈妈这样穿真的很欧巴桑耶…」

  「吼~赶叫我欧巴桑?那你说要怎样才看起来年轻啊?」

  「呃…很简单啊,妈妈妳拿一个别针,将腰间的衬衫在背后捏起一些后用别针别住…妳去照镜子看看有腰身是不是比较年轻?」

  母亲疑惑地去找了一个小别针,按照我的指示动作,真的把水蛇腰跟大乳房衬托了出来,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她的身材那幺的好,接着他走到大镜子前,看了一下,转头说

  「耶~上半身这样看起来真的不错耶?但是搭配下半身有点怪!」

  「妳窄裙都快罩住膝盖了,当然不搭啊!妈妈可以将裙子往腰间内摺一点,这样让裙子短一点比较好看跟有精神多了!妳们公司有规定裙子长度吗?」

  「公司是没规定啦…」她边说着边将裙子自腰间往内塞,直到我说可以的时候,母亲的窄裙已经变成迷你窄裙了,到膝上20几公分,白皙纤细的丝袜大腿整个裸露出来,妈妈在镜子前面不停的扭动自己的腿,担心的说着

  「这样会不会走光啊…感觉好短喔…」

  「不会啦…哇…妈妈妳好正喔…正妹OL喔!」

  「哈哈…你刚刚吃糖吗?真的不会走光吗?」

  「我看一下!」

  接着我走到母亲身旁,蹲了下来,从斜下方各种角度往母亲裙底看,虽然是自己的妈妈,但那种若隐若现的神秘感,已经让我十分兴奋,忽然想恶作剧一下,蹲着时双手抓住母亲的脚踝稍稍往外扳开,头整个往上仰向母亲私处故意吹了一口大气,顿时她立刻往下蹲一点点,双手按着小腹,脸很红的对我说

  「哎呀,干甚幺你?乱来!」

  「呃…我…我只是想跟妈妈妳讲说,不会走光啦…要这样子脚张开,人头在正下方往上看,才看得到妳今天的紫色蕾丝内裤喔!」

  「那也用不着吹气!」

  「好啦…对不起嘛…玩笑开过火了!抱歉抱歉!」

  「你连母亲都敢调戏?」

  「对不起对不起!」这时候我已经跪在旁边,双手合掌的一直道歉,几分钟后母亲的怒气稍为消了,我笑嘻嘻的表示罚自己做家事一个月,妈妈才不追究下去,这时我转移话题问她这样的穿着是不是真的看起来比较年轻,母亲非常认同,她也觉得似乎改变一下穿着也满新鲜的。

  最高兴的当然是我,没想到这幺容易就让家中出现一个火辣OL?还以为需要伤甚幺脑筋才会有视觉享受,正当我窃喜着原来改变母亲的穿着就可以使得她变那正,忽然想到那幺下个月的万圣节变装派对,为了使自己对母亲的兴趣更为高昂,我一定要邀约她去。

  1星期后,某次吃饭时间我问母亲,要不要某天跟我参与一下亲子活动?她二话不说的爽快答应,也配合我请了假,几天后我跟她说是万圣节的变装派对,母亲才显得有点后悔想推辞,而我表示没有女伴,所已请妈妈将就点配合做我的女伴,母亲无奈已经答应了,也不好回绝我,只好抱怨的说「干嘛找个老女人当女伴这样不是很没面子?」我当然说「不会,而且变装打扮后,谁会在意年纪。」

  几天后我带母亲到道具服出租店,开始选衣服,我一开始装模作样拿了一些魔女、巫婆的衣服给她,妈妈笑着说太幼稚不要这些,心想也好险,万一母亲选这些衣服,我也要坚决反对说这些幼稚至不适合她;后来两人翻了翻图册上出现了很多性感护士服,妈妈很讶异的说现在万圣节怎幺会穿这个,我回答说现在只是好玩,没有规定一定要打扮成甚幺。

  挑了很久,最后母亲自己选了个女警察服装,大概认为这个已经算是里面看起来不那幺挑逗或幼稚的装扮了,但这服装却是一个超短的迷你裙,妈妈问我说这样可以吗,我当然说可以,租借回家后,母亲开始试装,最后在我的苦劝跟建议之下,愿意在那白皙的美腿上再搭配了一个黑色大腿袜跟黑色高跟鞋,看起来十分诱人,而我那天则是装扮成一个流氓,故意搭配母亲的角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