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门大奶淫妇梁洛思借种

  豪门大奶淫妇梁洛思借种-(下)

  不知睡了多久,我感觉胯间酥酥的、肿胀坚挺的巨根被不停地挑衅;张开眼睛已看到梁洛思搭着外套、抓住我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舐吮,小淫妇昨夜肏得不够吗?还是李宅楷很久不能满足她的性慾?刚刚甦醒便又再挑逗我肏操她了,连抽在腰际的白裙子也没有剥下来,甦醒过来便赶紧含大鸡巴。

  「啧…啧…啊!雪……啧!…好硬啊!…噢…大鸡巴…已…这幺…坚挺了…噢…啧…啧…啊…」梁洛思将大得恐怖的龟头完全吞下去,根本不理灼烫的阴茎多幺腥臊…,她像只小猫依偎在我大腿内,脸上尽是满意表情发出愉快的鼻音。

  看着自己怒涨的巨棒撑挤得梁洛思小嘴涨满满的,我骄傲地说:「怎幺样?昨夜狼肏那一场未够,妳还要挑战我吗?」

  「谁怕谁呀!我在拍戏时什幺玩法没试过,还会敌不过你这粗糙的大肉棒?只是太久没有练习过吧!…唔…整个船程我俩比比看!…」

  经过刚才昨夜的一回,我心中觉得这梁洛思真不服输,连口气都变了。

  「哼!妳前面的洞又已经湿搭搭了,还狡辩!妳看………」说完我就伸手到梁洛思前面的小淫穴「搅和、搅和…」把沾着淫液而发亮的手指拿到她面前给她看,让她慵懒地像小猫一样舔乾净我手指上的淫水。

  之后,我俩彼此拥抱、亲吻,我轻吻她的脸颊、耳朵和大奶子,再用湿润的手指擦弄她紧缩的屁眼;她则抱着我的头娇喘、深吻,互相探索彼此的软舌,吞嚥彼此的口水,像一对久别重逢的爱侣一般取悦对方。

  在这段期间里,我坚硬而粗长的大肉棒一直在幼嫩的屄口摩擦,她从未乾涸的阴道,我相信现在一定湿润无比,但我不急,我要等她自己开口要我干她、狠狠地干她淫贱的肉窟儿。

  「证据就在手上还敢狡辩,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妳是不行的哼!站起来背对我套坐我粗糙的大肉棒,看我好好惩罚妳的小淫屄,看妳还敢不敢这幺贱!」

  我叫梁洛思屁股翘高对着我坐压,她倒是满脸的欢心期待,看起来这淫妇真的是淫性大发,今天我就用大鸡巴代替她老公餵甩饱她饥渴的淫肉窟。

  一拿定主意,在梁洛思紧窄的小浪穴慢慢的压套之际,我立刻提着粗糙而坚硬的大鸡巴毫无预警的顶进去,肏舂得又深又劲,淫液亦溅飞了……。梁洛思对这次突击是毫无招架之力,脚一软就往下倒,任由我抱住纤腰,提起淫臀一轮猛顶插。

  梁洛思被肏捣得淫声浪语不断,粘稠的淫水沿着大腿根往下氾滥,又哭又叫的向我求饶:「呀…哎呀!啊!噢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要呀!…饶了我吧!啊!噢…小力点啊…噢…噢……妹妹知…知道…错…错了!…啊…哎呀!…啊…饶了妹的淫屄…啊!……啊啊…噢……噢…噢…」

  我听着梁洛思似是辛楚的求饶,心里一点放过她的意思也没有,因当你看到她脸上淫秽的欢愉表情时,便知道我粗筋涨凸的大肉棒为何操的更深更重、而毫无怜悯!

  「知道自己…是…小淫妹也…没用…哥哥…今天一…定…要…重重…处…罚…妳才行…走着…瞧…吧…..」我说完紧接一轮猛攻,更上下其手的抚摸浑圆的大肉球及阴核,梁洛思被我这般一刺激马上又有反应,她淫秽的屄洞再度缩起来,紧紧箍住粗糙而坚硬的鸡巴颤抖抖。

  「啊…呜…哥…呀…哥哥…太…呀…太没人…性…呀…求…求…哥哥…饶…呀…了…小淫…呀…妹…呀啊…….」我把梁洛思肏操到高潮连连,她被插得差点翻白眼昏死过去。我挺身把她举上,再让她的淫蕩屁股翘得半天高。

  「啊…噢!…啊…喔!…小妹…再也不…不敢啦!…噢…噢…雪…哥…哥哥…饶了…我呀!…噢…噢…噢…小…小妹…谢…谢!啊…」

  我还不等梁洛思喘过气,扶住她细嫩的美背、结实的翘臀,掰开了她汗水集中的屁股、马上又把黏糊糊、湿搭搭、而且还没射精的大鸡巴,由下顶上插进梁洛思的子宫花心。

  「啊!坏…哥哥…噢…噢…雪…雪…不…不要!不要…这幺…兇狠的…玩人家啦!…啊…啊」我的大龟头被梁洛思的花心吸吮得极舒服,畅美得不亦乐乎,这是我第一次玩太太以外的女人,就能够玩到这位如此淫蕩、娇媚、艳丽、丰腴而性技巧又那幺棒的人间尤物,性知识又是那幺丰富的青年美妇人,真是艳福不浅,难怪胯下这兇猛的巨龙是愈战愈勇、愈肏愈起劲了。

  「哎呀!我…心爱…的小丈夫…小情人…啊!…噢…噢…不要!不要…停呀!痛快…死我了!…呀…受不了啦!…噢…噢!…噢…噢…真…要了…我的命啊!…噢…我…我又…又洩了…噢…噢…噢…」

  梁洛思被我粗筋如钢的大鸡巴抽插了百余下,已经使得她被肏得欲仙欲死,淫精已洩了数次之多,只洩得她快要全身瘫痪、四肢酸软无力了,变成软弱地躺卧在我胸膛上,嫩滑的小淫肉窟只能被挨打的份儿,精疲力尽地在猛喘着大气。

  这时我已被激起男人的野性,粗糙的大鸡巴也硬挺得胀痛,必须把精液洩出,方能一吐为快。尤其梁洛思紧凑的小屄里面,就像一个肉圈圈一样,把整条粗糙而坚硬的阴茎紧紧的包住,那种感受,真是美妙舒服透了。

  我忙用双手捧起了梁洛思的肥臀,一阵又一阵狠命的大抽大插,只肏得她拚命地淫蕩的大叫:「呀!心肝哥哥…我…我…实在…的受不了啦!…噢…噢…噢…你…你…太…厉害了!…呜!再…再肏…下去…雪…雪…雪…真…真会…被你肏…肏死啦!…啊!噢……噢…噢…大…大鸡巴…哥哥…求…求你啊!…饶…饶…了我吧!…喔…小…小淫妇…不行了!…噢…噢……噢…噢…」梁洛思弓起她的背,身体开始颤抖,紧锁着眉头,性感美艳的小嘴一会儿咬着牙忍耐,一会儿又像鱼一样大口大口喘气,酥麻的阴壁也紧紧箍住灼烫的阴茎,力道比我舂顶屄洞还大,全身香汗淋漓,我知道她心里一定爽上天了,因为她被我顶插得叫不出声……。

  我温柔的抱住梁洛思的娇躯,任由她虽然无力的摊在我怀里、仍扭转渗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磨挤我怒涨的巨棒,因为她酥麻的阴腔刺激得太利害,所以只能发出微微的呻吟声。

  「啊…啊!…不…不成了…噢…噢…噢…放过…淫…淫…贱的我吧!…噢…噢…呜!呀…啊…肉…肉…窟儿已肏…爆了…喔…噢…噢…噢…啊!…」

  「哈!…洛思嫩滑的小淫肉窟真紧啊!唏!…爽!…真是好好肏啊!唏…唏…爽…爽爆呀!…哈…哈…哈…顶爆妳!…唏…唏…唏…唏」

  梁洛思紧窄的小浪穴那扩约肌彷彿要剪断我灼烫阴茎似的,酥麻的阴壁也像是要搾乾我的精力一样绞缩,我心想可不能在此败在她淫贱的肉窟儿下;右手伸到胸前柔捏挺立的乳头,左手则在屄洞口转动阴核,不断亲吻她的耳垂,她在我多重进攻之下仍继续顽抗。

  「哼!我小宝贝啊!我…我今天…一定要…肏得妳不敢再发浪的!唏…唏…矫正妳淫贱的劣根性…喔呀…好爽!唏…唏…唏…真的好爽啊!」

  说完,我扭翻了梁洛思腴润的娇躯,钢硬的火棒更加用力的在窄小的肉壁里穿梭抽插;她就像是被电流通过全身似的痉挛、抽绪,侧着上半身咬紧牙根不叫出声,我当然继续在她大奶子及阴核施加刺激,她也抓着床褥颤动屁股用力拉拖,希望我肿胀坚挺的巨根可以插穿她的身体。

  「噢!…雪…啊…坏…坏哥哥…噢…噢…啊…你…怎…怎幺可…可以…这幺欺…欺负…人家啊!…噢…噢…好爽…爽呀!啊…啊…噢…」

  我昨夜射精一次的兇猛的巨龙怎幺可能就此罢休,越战越勇的大鸡巴迟迟不射精,可苦了这小淫娃了;我侧身捉住梁洛思肉臀猛烈地肏舂「噗滋!…噗…滋!…喔!噢…噢…啊」的淫贱呻吟响满小舱,狂野的刺激之下,我粗筋如钢的阴茎撑得梁洛思颤动的阴唇开开的,只见她脸上满是淫秽的兴奋浪态,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;我知道她的身心对这刺激又甜蜜的淫虐是心猿意马,想继续享受慾焰的快感,却又怕被我插个半死,毫不羞耻地撑起了一点,看看自己正被肏操酥麻的阴壁有没有被捣坏了…!此时此刻,在太平洋上豪华油轮的狭小船舱内,已经变成高度淫秽的的宾馆,上演着一幕又一幕淫糜的戏码,男欢女爱的呻吟变成肉慾狂乱的配乐。

  「噢…噢…好…好…哥哥啊!你怎…怎…幺还…不射精…呀!啧…雪…雪…噢…求…求求你…饶…饶了…妹子的小浪穴吧!…噢…噢…啊!求你…快点啊!…」

  「嘻嘻!…这就要…看妳这小淫娃了!嗯…淫贱的肉窟儿…有没有本事让我早点射?唏!…又插到子宫啊……」我狰狞的龟头刚刚又猛力地撞到了她颤动的子宫,整根粗糙而坚硬的阴茎完全嵌入了梁洛思酥麻的阴腔里…。

  「啊!好…哥…哥!不…不要…不要再插了!噢…噢…噢…小妹…不敢…啦!…不敢…挑战你…粗犷的巨棒了…啊…啊…噢…噢…雪…不…不…不要…再…再肏啊!哎呀!…妹…快…快死啦啊…呀…雪…雪…」梁洛思虽然哀吟,但豔容上却是极度享受的淫蕩表情;那我又怎会中了她骄敌之计呢!所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,抓紧她白嫩的浪臀加紧猛攻,姦插得她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!梁洛思又再度舒美得神智不清。樱唇喃喃自语地不知在说什幺…。

  「啊…啊…不…不要…停…呀!…噢…噢…噢…快…快…快点…噢…噢…再…深…深点!…妹子…要你…那…灼烫的…阳精呀!…噢…噢…噢…快…射给我啊!喔!…爽!坏死啦!……」

  「噢!…操死…妳!…啊…好爽呀!肏死妳这淫贱的浪娃呀!…」我又强操了十几下,梁洛思享受到高潮了,这已不知是她第几次了,虽然她被我干得纤腰都软了,但想撑起娇躯反击;我双手抓住柔弱的手臂,雄腰推动大得恐怖的龟头急劲活塞动作,接着,梁洛思又是一次高潮。

  看来我已经完全征服这小贱人,梁洛思紧凑的阴肉壁吮住我粗糙的龟冠不放,一阵阵酥酸的快感由肿胀坚挺的大龟头传来;我醒来至今已肏姦了她足足一小时了,胯间那兇猛的巨龙再也忍不住、要射精了!便立即将钢硬的大龟头猛插,浓郁而灼烫的阳精疯狂地射入梁洛思痉挛颤动的子宫里,灼得她淫秽的欢呼道:「死啦…要死啦!爽…爽死啊……」

  梁洛思淫贱的接受我的射精,充满了柔情地望着大汗淋漓的我,虚弱的喘嘘嘘说:「阴道…里好多精啊!…舒服死了……噢…」

  我待最后一滴阳精都射尽后,慢慢地拔出仍保持坚硬的大鸡巴,可以见到梁洛思被肏捣得鬆弛的阴腔,倒流出一些白浊粘稠的液体;她急忙用手掩住,希望那些污秽的白浊色精液,能留存在自己的子宫内,因而可受精成孕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,梁洛思足够精神可以起床了,我却挺起大肉棒命令她:「看妳这贱女人把我的大鸡巴搞得这幺髒,还不快把它弄乾净!」

  梁洛思虚弱的爬起来,伸手想拿起床边的卫生纸,我却一把抓着她的头髮塞到我跨下,把俏脸贴在黏糊糊的阴茎上说:「谁叫你用卫生纸!妳这贱人只能用嘴舔,快呀吮乾净…否则我不再肏妳!」

  「是的,我的好哥哥。」淫贱的梁洛思毫不羞耻地回应,张开樱桃小嘴便一下子吞噬了我狰狞的龟头,纯熟地一口一口把大鸡巴上的精液、淫水舔乾净。因为她已经要虚脱了,舔起来力气也不很大,这样的感觉令我觉得肏得她又不坏啊!哈哈……。

  接下来这豪华油轮的余下旅程,梁洛思在我的经济小舱内,享受我疯狂地肏操及接受我灼烫的阳精,直至回到香港的海运码头上,看到傻子般的李宅楷来迎接她,才结束今次淫秽之奇遇。

  一年后,报纸登出了梁洛思与李宅楷生育了一个儿子名李祥治,我方明白为何船舱内,梁洛思为何每次在我射精后都不去沖洗的原因;李祥治!…哈…哈…哈…。

  久草CMS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