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悠长的假期

悠长的假期

  “叮~~~~”房间的电话响了。

  “喂?”我撑起半边身子,接起话筒,惹得趴伏在我身上的小季大为不满,怪我打扰了她的好梦。

  “谁啊?”听见我挂上电话的声音,小季眼也不睁嘟噜着问。

  “小文打来的,说是戴总给大家办了个泳池party,欢送欢送各位。”小文是此次会议的组织安排人员,是总公司行政部的。事实证明戴总是一个很亲民的老总嘛,虽然开会的时候骂了不少分公司的代表,但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工作没干好,怪的了谁呢?

  “啊!”小季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那饱满的胸部裸露在空气中,使劲的晃了几晃,惹得我食指大动。

  “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不好!这都值得大吃一惊?”我一把搂过小季,两只手很不老实的攀上了双峰。

  “去去,还没要够似的,我腰都要断了。”说完回过头啧怪的飞了我一眼。

  “那哪够啊?只要这里没坏就行,腰断了我给你接上。”说话间,我的一只手飞快的下滑又扣上了小季的小穴,食指和无名指摁住两边阴唇,中指一下就滑了进去。

  “嗯……等……等一下,说……说正事……唔!”小季虽然反应很迅速用手来推挡,但经不住我的中指在她小穴中的进出,语气一下变得软软的。见她确实像是有话要说,我虽然停下了手指的动作,但并没有完全拿出来。

  “你得陪我去买套泳衣。”小季总算是说了一句完整的话。

  “你不是有吗?”我想起那件诱人的比基尼,一个激动中指又扣住了小穴的顶端凸点,弄得小季全身又是一颤。慢着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“你只带了那一件?”

  小季明白我的意思,含羞的点点头。乖乖,敢情这次出差小妮子是存了心勾引我来的啊!好嘛,猎人原来是猎物!小季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,看着我盯着她怪异的眼神,立刻猜到了我心中的想法,只见她反身把我扑倒,骑在我身上,双手摁住我的双肩,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。“小子,想明白了吧?想明白了就老老实实的从了本小姐,不然,哼哼……”那老气横秋的样子让人不禁。

  “是是,大小姐我什么都听你的,只是它好像还有点不愿意。”我假装很害怕,说完用眼角的余光瞥瞥下面,那有一根直立的硬实的肉棒,正随着我的呼吸轻微晃动,看上去还真有点不服的样子。

  小季顺着我的眼光瞧去,立刻飞红了双脸。我以为她会就此打住,谁知道她却撑着身子往下挪了挪,然后微微抬起臀部,用右手一把抓住我的肉棒,引送到小穴口……“不愿意,我就让它知道什么叫愿意!”说完,屁股慢慢往下沉,肉棒破开阴唇慢慢的消失在那缝隙之中,当它完全尽没后,小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:“唔~~~~~~!”

  懂情趣会调情又漂亮的女生,有哪个男人不爱呢?我双手反搂住小季丰满的屁股,开始向上挺动身体,享受肉与肉撞击的快感……又一番盘肠大战之后,我陪着小季去商店买泳衣。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挑选着一件又一件泳衣,甚至不厌其烦的穿戴好给我看,感觉有点精疲力尽的我不由的一阵暗叹,床上还是女人的天下啊!最后她挑了一件两件套式的泳衣,上身是露背的挂脖系带式的肩带将整个性感的背部曲线裸露在外,下身是一条平角塑形泳裤,能紧紧的包裹臀部又不宜走光。虽然挺大众化的泳衣但穿在小季身上还是让我眼前一亮。

  随着夜幕的降临,泳池party开始了。无论是男是女,无论职位高低,都脱下了虚华的伪装,一条泳裤一件泳衣包裹住自己最后的隐私,在音乐中,在灯光中,激情的晃动。长得帅气的男人身边不乏女性,美丽迷人的女士自然也被男性簇拥。还有一种例外,就如戴总,虽然五十开外挺着肥硕的肚子,其卖相和俊男帅哥完全不在一个档次,但他身边的美女却是最多的,姿色一般的还不好意思往上凑。人之常情,见怪不怪了。

  小季一直都和我在一起,因为害怕流言蜚语,我们保持着些许距离,但仍不忘了眉目传情。期间,有几个男士上来邀请小季跳舞,都被她婉言谢绝了,他们也很有礼貌的离开,直至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出现。那是我去帮小季拿酒水的时候,可能是看见她一个人,于是乎死胖子就上前搭讪了。小季不愿意理他,但本着礼貌客气的回了几句,谁知道那胖子得寸进尺了,伸手去拉小季。就在他们纠缠的时候,我及时赶到了。

  “干什么呢?”我瞪着那死胖子。

  “你谁啊?你走开!”死胖子满嘴的酒气,说完又想去拉小季。

  “滚你丫的!”我怒从心头起,一脚就把死胖子踹进了泳池。

  “哗!”死胖子入水溅起巨大的水花,惹得众人一阵大笑。我知道池水不深不会出什么问题,所以也没管他,只回身望着小季,关切的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  整个过程,小季完全呆立在一旁,见我没和那人多说几句,甚至都没问明对方的身份,单单为了自己就敢一脚把人踢下水,立时感动的两眼泪光闪闪的,不待我说完,一下就扑进了我的怀里。软玉娇香抱满怀这种感觉很好!

  party并没有因为这小小的不愉快而受到干扰,相反,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酒精的刺激下人人变得无比亢奋,party进入了高潮。接着酒意,我早已搂着小季步入了泳池,有了池水的遮挡,我可以毫无顾忌的上下其手。

  水里人不多,但是还有真正下来游泳的人。我和小季在池水的一角,这里水深刚好没过小季的胸部,刚够肩头的位置,是极佳的遮掩。我趁旁边没人的机会,憋住一口气,潜入水中,轻轻的解开小季系在脖子上得泳装吊带,当泳装在水中漂开的时候,小季的双乳呈现在我眼前。浑圆的胸部随着池水的荡漾不停的晃动,由于浮力的作用,一对乳房摆脱了地心引力,畅快的在水中一起一浮,我立刻用嘴巴叼住了一只,而手掌急忙握住了另一只。

  嘴巴含着小季的左乳,舌头在乳头上打转,不时使劲的吮吸几口,手掌揉搓着右乳,丰满的乳房在我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。在我手口并用双重攻击下,小季不时的打颤,我也渐渐的进入状态,下半身的坚挺急于想要的更多。

  帮小季系好泳衣,我们往岸边走去,在路过浅水区的时候,这里的水刚好没过我俩的小腹,心里灵机一动,推着小季靠向这个区域的池边。在水里,我抓住小季的泳裤向下一脱,从自己的泳裤里掏出肉棒跟着凑了上去。

  “别……别在这里……”小季惊慌的环顾四周,深怕有人看到。

  “啊……”小季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,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她身后进入了。

  肉棒刚才还在冰凉的池水中,现在却被一团滚烫的肉壁包裹,就像刚做了冰火两重天一样,舒服的不能再舒服了。

  我刚刚借着浮力把小季微微托起,挺动小腹抽插了几下,突然,一大群人跳下水来,开始在水中嬉戏。这下还怎么玩?我们急忙分开来,迅速的在水下恢复各自的状况。

  我看着小季无奈的耸耸肩,小季看着我窘迫的样子,笑得很开心。她慢慢靠了过来,就在我以为她要和我说什么悄悄话的时候,她水中的小手隔着泳裤,一把握住了我坚硬的肉棒。

  “我先回房间,你待会来,我给你留着门。”小季说完,转身离开了泳池。盯着水中高耸的泳裤,看来,还只得等火消了才能上岸。

  看着那些穿着性感泳衣的美女,不时有曼妙的胴体从我身边游过,我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平复了心中的欲火,真的佩服自己一番。

  从泳池出来,我直奔房间,一路有熟人搭讪我都含糊其过,谁也不能理解我那么匆忙是为什么。出了电梯门,一路向前,路过小季房间的时候,发现门是虚掩着的。“我先回房间,你待会来,我给你留着门。”脑子里浮现小季刚才的话语,难道是回她自己的房间了?一定是,不然怎么留着门?我拍拍脑门,刚才喝了不少含酒精的饮料,现在脑子还真有点迷迷糊糊的。

  进了房间,反身关好门,这才发现房子里没开灯,好在窗帘并没拉上,外面的灯光透了进来,房间里还算依稀可见。一眼就发现了床上的人影,还是那么趴着,不由的一阵好笑,难道每次我进房间都要用相同的姿势?

  “喝得不少吧?”脱掉身上的泳裤丢在一边,赤裸着身体走了过去。

  “恩”床上的人影含糊回了我一句。我也没在意,因为我的手又不自觉的摸上了她的臀部,今天的摸上去感觉肉多了不少,摸起来更加有弹性,呵呵,俗话说酒能催情,看来果然不假。

  刚才已经憋的太久,这会我也没有过多的开场,直接就开始扒她的泳裤,分体式的泳衣就是好,当我把小季的下半身变成赤裸后,上半身的泳衣还穿的稳稳妥妥的,部分裸露看上去比全裸更加惹人心动。

  我慢慢低头靠近小季的脸庞,虽然看不清她的容貌,但是能感觉到她吐出的气息,女人香中带着些些酒气,给人一种酒池肉林的淫乱感。如果说喝了酒的女人很迷人的话,那喝了酒微醉的女人那就是要命了!我胯下的肉棒瞬间膨胀到极点。

  我忍不住将嘴贴近了小季的双唇,舌头轻轻的挑开小季柔软的嘴唇,一股淡淡的酒气让我迷醉,不由的我加快了舌头在她口腔里挑动的速度。小季先是本能的反抗,想闭上嘴巴,但经不住我的进攻,很快败下阵来,开始迎合我。

  我吮吸着小季的舌尖,手情不自禁的顺着她的后背,到臀部,再到双腿之间,触摸到大腿内侧柔滑的嫩肉,我居然有股触电的感觉。熟练的用手指一拨,轻触那小穴中的湿滑,小季的身体开始轻微的耸动,不一会,我的手指就能感觉到小穴愈发湿润了。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趴伏在小季身上,肉棒立刻顶在了她的双腿之间。这时候,小季居然开始扭动臀部,想挣脱我的进攻似的。

  “别……别……不能这样!”小季嘴里嘟噜着,看来是酒喝多了的缘故,都有点大舌头了。

  鉴于小季之前在床上的表现,我很自然的认为她这是在调情,而且她扭动的臀部摩擦着我的肉棒,让我更加的亢奋。我跪起身来,手握着肉棒由她的小穴缝隙到她的臀瓣之间来回摩擦,肉棒上很快就沾满了她小穴里流出的淫水,而且我能感觉到小季的小穴已经开始在快速的张合。

  “恩……放……你放手……”小季喘着气嘴里发出轻微的声音。

  真是要人命了,就喝了点酒,连拒绝都可以这么销魂,这小妮子潜力不可限量啊!小季欲拒还迎的叫声让我刚加性奋。

  扶正了肉棒,移动到小穴正中,感受到两片薄薄的阴唇,我一挺身,肉棒破体而入,好紧!明显能感觉到肉棒插入小季湿润的小穴后并没有过多的深入,就被一圈滚烫的肉壁给紧紧包裹住了,前进受阻。

  “唔~~~~~~~!”这时被我插入的小季发出了介乎满足与痛苦的叫声。

  听人说,喝了酒乱性的女人,有时候会很放松,但有时候又会很紧凑,难道小季是属于后者?如果是的话就太幸运了,紧凑的女人做起来自然会更有味道。

  我没有过多的耽搁,用手扶了扶肉棒,再次确定了目标,腰上用力一挺,龟头顶端的肉壁在我的巨大力量下终于被破开,肉棒很顺利的整根插入了小季的身体,换来的是小季又一声呻吟和肉体的颤动。

  喝了酒的小季真的很敏感!我顶在小季小穴中的肉棒能感觉到她整个肉壁在不停的抽缩,一股又一股的肉环紧裹着肉棒,那种紧缚感让我浑身一爽,差点就缴枪了。

  稳定了一下,守住了精关,深深呼出一口气,挺动下身,趴伏在小季身上,肉棒开始上下抽插,小穴中的肉壁包裹住肉棒的顶端,而外面却有小季的丰臀夹裹住其余部分。可能是酒精作祟,感觉小季屁股上得肉肥硕了不少,借着其弹性,我几乎都不用使多大的力气,肉棒就可以好一阵抽插,加之小穴中不时有滚烫的液体涌出,好几次险些擦枪走火。

  之前说过,这样趴伏在女方身上从后面进入,虽然进入的深度会受限制,但是因为体位的不同,却又能感受到其他体位所没有的紧迫感。再加上今天喝了酒的小妮子和以往简直不可同日而语,小穴不但紧凑非常居然还带有阵阵吮吸,一个不小心连我这样的老手都差点缴货。

  又抽插了十几下,快感实在是太猛烈了,我可不想这么快就缴枪,还是换换姿势吧。

  轻轻的将小季的腿抬起翻过身来,让她躺倒在床上,手伸到她的脖颈处解开系在那里的泳衣吊带,我不喜欢太多的束缚,接着将解下的泳衣从小季头上摘了出来。整个过程,肉棒还是紧紧的插在小季的小穴中,伴随着动作不时会有轻微的抽插,小季也不时的发出轻轻的呻吟声。没有了泳衣的束缚,我将小季的双腿再向两边分了分,挺动肉棒开始新一轮的进攻,而手自然攀上了那对双峰。

  入手一团柔软,不对!小季的胸部虽然不算小,但我一手还能握住,而现在握在我手中的胸部明显大了两个号不止,我可不相信喝了酒胸部也会变大,难道不是小季!

  我急忙退下身来,扭开了床头灯的开关。在灯光的照耀下,床上的女人一丝不挂,紧闭的双眼,长长的睫毛在轻微抖动着,嘴里轻轻的喘着气。只见双乳挺拔,粉嫩的乳头耸立在乳晕之中,小腹下不甚浓密的阴毛沾满了淫水,湿漉漉的粘连在一起,阴毛下面的小穴口随着她的呼吸不断张合着,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。

  虽然她长的很漂亮,虽然我喝了不少酒脑子有点迷糊,但我还是能看清楚,这个女人不是小季!

  我的头“咣”一声巨响,弄错人了!这算什么事?她会不会告我?这里是小季的房间,和她同房的应该也是同事,要不我和她谈谈或许就这样算了?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床上的女人睁开了双眼。

  “是你”床上的女人仿佛认识我。可我很努力将她在脑子过滤了一遍,确认不认识!

  “我是小伍的同事。”女人提醒我,怯怯的说道。

  哦,这么一说,回想起去N市检查时,貌似还真有这人,(如有不明请看《年末检查与女同事的中出体验》)既然都认识那或许这事好办了。

  “那个……我喝多了,走错了房间,真……真不好意思!”把人家上了,即使还有最后一步没到位,但还能怎么着?趁着没闹开,还是抓紧时间闪人吧。想到这里,我从地上抄起我的泳裤,就准备开路。

  “别……你别走,留下来陪陪我……好吗?”女人见我要走,急忙从床上坐起身来。

  咦,都这样了还不让走,有戏!丰富的经验告诉我,看来事情还有下文。我回过身来,坐到她身边,用手臂搂住她,她没有拒绝,我又轻轻的吻她,她还是没有拒绝,我舌头钻进她的嘴里开始挑逗她的舌尖,她依然没有拒绝。

  并未完全熄灭的欲火,腾的又窜了上来。我一把将她推到,双手将她的双腿卷曲着,再左右分开,挺着恢复过来高耸的肉棒,抵住小穴口,略一使劲,借着小穴里未干的淫水,插了进去。

  “唔~~~~~”女人闭紧双眼,发出满足的呻吟。

  我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换换抽动,女人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,像是快感又像是痛苦的呻吟声从她的嘴里吐露出来。,肉壁裹挟着我的肉棒,一吮一吸,亢奋的感觉瞬间回到了全身。

 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女人也渐渐有了反应,她翘起双腿夹紧了我的腰部,挺动着下半身迎合我的抽插,阵阵呻吟声中夹杂着丝许痛哼。为了更加全面的迎合我,她一次比一次卖力。我低头吻她,她热烈的回应我,缠在我腰上的双腿仿佛用上了所有的力气,使得我们俩大腿顶端紧紧厮磨在一起,几乎没有缝隙。

  我猛烈的抽插,女人也激烈的挺动腰肢配合,肉棒每次抽出又不甘的再次狠狠的插入,肉与肉撞击发出“啪啪”声,女人的小穴仿佛是开了闸的水库,虽然肉棒每次都能裹挟出大量的淫水,但再次插入再拔出时,依然能带出不少的液体。

  突然,女人夹在我腰上的双腿开始抽搐,女人轻叫一声,一把搂住了我:“使劲……使劲……啊——”感觉到小穴中一股热流,烫得肉棒好不舒服。待女人停止抽搐后,拔出肉棒,蜂拥而出的液体瞬间打湿了床铺。

  待女人急促的呼吸慢慢恢复平静,我讲她缠绕在我腰上的双腿解下来,弯曲着呈M状分开,双手拉住她的双手,肉棒使劲的往小穴中顶撞,抽出,顶进去,抽出,顶进去,每次使劲的顶入后,都会换来女人的一阵抽搐。

  女人仿佛在刚才的高潮中浪费完了所有的力气,随着我耸动速度的加快,她已经无力再迎合我,只能尽量抬起小腹,配合我的抽插。肉棒在女人的小穴中飞快出入,带动穴口的那两片阴唇上下翻飞,“啪啪”的撞击声和着“嗤嗤”的肉棒插入小穴的气流声,再加上小穴中那吮吸的越来越快,越来越有劲的肉壁,我很快就到了临界点。

  “射……射在哪里?”我喘着粗气。

  “啊……唔……就里面……射在里面!”女人闭着双眼迷离的叫嚷着。

  又是一轮猛烈的撞击,肉棒终于守不住开始喷发,我依然使劲的挺动下身,将每次的喷射都送到了女人小穴的最深处。

  “唔……!”女人发出一阵貌似痛苦却又叫不出来的呻吟,小穴里就像饿急的婴儿一样,快速吮吸我射出的精液。

  射完精后的肉棒一阵酸软,很快就滑落出阴道。只见女人的小穴里,即刻一股白色和透明色混合的液体流了出来……我翻倒在床上,和女人四目交接,正打算好好的交流一下,至少应该先问问她的名字,这时候,绑在手臂上防水塑料袋中的手机响了,我一看,是小季打来的。刚刚接通电话,就听到小季的一阵哭腔。

  “哥,你在哪里啊?快回来啊!快……啊——”一声尖叫声,电话断了。

  小季明显是在哭,而且电话又挂的那么仓促,肯定出事了!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,抄起地上的泳裤慌忙套好,“你等我下,有急事,回头我来找你!”说完,我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,出门顺手带上了房门。

  两三步冲到我的房间门口,听到里面有响动声,急忙用房卡开门,却发现门被里面反锁了。这时候从房间里传出小季的尖叫声。

  “你走开,走开啊!啊——”

  我一个激灵,一股不好的念头窜上脑门,来不及细想,我本能的一脚踹开了房门。事后回想,当时的我一定是急坏了,那么结实的门都被一脚踢开。

  进门一看,一地的凌乱,床单、被子、枕头丢了一地,小季的手机摔在门口,再往里看,一副场景让我冲冠眦裂!

  只见一个男人将小季压倒在床上,小季在她身下拼命挣扎,虽然泳裤还穿的好好的,但是泳衣的吊带已经被解开了,小季用一只手死死的捂住泳衣的带子不让它掉落,另一只手不停的敲打趴在她身上的男人,想把他推开,而那个男人的手拽住小季的泳衣,正试图把它扯开。小季一个女孩,力气怎么大的过一个成年男人,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得逞了。

 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,我一手抄起离我最近的桌子上的摆设花瓶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对着那个男人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。虽然气急,但我这一下还是很有分寸的,避开了脑袋上的危险区域。“砰”花瓶应声而碎,那个男人也放开了小季,双手抱着头一下就蹲在了地上。

  小季见是我来了,急忙从床上爬起来,躲到我身后。瞧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面容,我是真心疼。

  “血……血……”小季突然很惊慌的指着地上的男人,我应声看去,果然,男人捂着头的手指缝中一股鲜红流了下来。

  “是你!”这时我才看清楚,这个男人就是刚才泳池上遇到的那个死胖子。妈的,看来是贼心不死居然还找上门来了,气的我冲上去对着他又是几脚。

  “小季,打电话报警!”我不解恨的又踢了几脚。

  一听说要报警,刚才还蹲在地上装死的胖子,一下跪在我面前:“大哥,我错了,我下次不敢了,别,千万别报警啊!”

  这时候,小季在身后轻轻拉扯我,我回头一看,她皱着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,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。这次毕竟不是来度假的,酒店里那么多熟人,一旦报了警,事情闹大了,人言可畏啊!

  “滚吧!”听到我饶了他,死胖子千恩万谢的从地上爬起来,转身就往门外跑去,结果被我一脚踹了个狗吃屎。

  搂着小季,询问事情的经过。原来小季回房间等我,因为事前说好,她给我留了门。结果等了好一会才有人进来,小季原本还以为是我,哪知道是这个死胖子。死胖子进门后见小季一个人,立刻就起了歹意,小季拼着身体灵活不停的躲避着,还抓起手机及时的向我报信,谁知道话没说完,手机就被死胖子抢过去摔碎了。到后来,小季体力不支,终于被胖子抓到,就在撕扯的时候,我及时赶到了。

  听完小季的陈述,心里不由一阵后怕,万一小季来不及给我报信!万一我再回来的迟一点!阵阵冷汗打湿了我的后背,紧紧的搂住小季,不停的轻吻着她的额头。

  “我错了,以后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了!”

  小季很温顺的靠在我的胸口,就像一只乖乖的小猫,突然她冒出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噎死。

  “那个……房门坏了……这里恐怕不行了……要不我们换个房间?”

  看着她很认真的表情,我才知道她没说笑,气的我哭笑不得,我是那种急色的人吗?好吧,我是!但至少这会子还想不到这出吧。

  眼珠子一转拉着小季出了房门,就在小季搞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带她回她自己的房间的时候,我对着房间里那个穿戴整齐的女人,露出了雪白的牙齿。

  “你好,请问你叫?”我相信,我的笑容在两女的眼中一定是无比的阳光。

  【完】